温州最美抗“疫”人|给这些微信步数超万的基层工作人员点赞

温州网 2020-02-14 08:50:00
有些人,却步数上万,并让记者想给他们点个赞。

  温州网2月14日讯(记者 鲍苗苗)这段时间你的微信运动步数是多少呢?在大力号召疫情期间不外出的当下,大多数人只有几十上百步,而有些人,却步数上万,并让记者想给他们点个赞。

  谢淼森:基层干部就是要冲锋在前

  11548步,是谢淼森一天的微信运动步数。面对采访,他只匆匆回了一句“在工作,稍等。”而这一稍等,当记者再联系上他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

  作为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星海街道应急管理中心副主任,一名普通的“基层逆行者”,自1月23日起,谢淼森便参与星海街道的疫情防控工作。一开始,他主要帮助网格员排查企业内现居住的留厂员工,测量居家留观人员的体温。由于经开区的企业较多,一忙起来,他常常是在下午两三点才吃上中饭,即使那只是一桶只需要泡三分钟就能熟的泡面。

  走访企业、排查人员、测量体温、登记汇总......谢淼森表示,“一切只为了更好更人性化地‘扎紧口袋’,严格把控输入型病例,做好辖区疫情防控。所以,也非常感谢理解配合的留观群众。”

  随着“战况”的不断调整,除了排查企业复工状态、落实35处厂改房“六个一”举措、留观点值班等,他还负责24小时待命接送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和转运辖区各个卡口的被截留人员。由于经常接到夜间出动的任务,自1月26日起,谢淼森至今已连续20天没有回家休息,连续6个晚上3点以后睡觉、上午6点起床,来不及刷牙、来不及洗脸,甚至来不及吃饭。晚餐泡的泡面夜里才有空充饥,中午放洗衣机的衣服第二天才想起晾晒。据了解,最近10日他已转运接送人员115名。

  “我们没有选择,没有退路,共产党员、基层干部就是要冲锋在前!”谢淼森这样说道。

  前几天抽空回家拿换洗衣物时,他让父母远远地将袋子穿过小区栏杆放下,自己却不敢靠近。他还开玩笑说自己也是一名“高危人员”,不是不想回家,实在是不敢回家。

  王美凤:不是专业人员,也想帮着做点什么

  21808步、25775步、24369步、23751步、28426步、21690步......打开王美凤的微信运动页面,这些天,她每天的步数都在2万步以上。

  “虽然不是专业人员,但是这样的特殊时期,我也想帮着做点什么。”2月3日,作为一名党员志愿者,王美凤穿上了“红马甲”,与鹿城矮凳桥社区干部携手排查管控,在小区主要出入口设卡测体温、登记,并向市民发放宣传资料。也是从这天起,她开始了自己的战“疫”时光。

  “来,先量个体温。”每每遇上出入的居民,王美凤都会招呼其测量体温,在结束后又对其道一声“谢谢配合”。遇上外国友人,王美凤就靠着简单的口语和不断比划的手势来沟通。矮凳桥社区、欧洲城二期、金谷桥东明路卡口和翠微新村烈士路卡口......这段时间,在这些地方,都留下了王美凤忙碌的身影。

  虽然每天都早出晚归,但是王美凤的家人也十分支持她的志愿工作。“疫情发生后,很多志愿者都出来帮忙。她们每天的微信步数也都是超万的。”王美凤说,“我们都是普通的人,也会怕病毒,但是这个工作总要有人来做。尤其是作为一名党员,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当然要站出来,尽自己的努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除了在线下做好志愿服务工作,王美凤还在微信朋友圈号召大家尽量少出门,积极配合一线工作人员的工作。2月13日下午,有居民给坚守岗位的志愿者们送来一袋一鸣牛奶、一块三明治和一袋鸡蛋,令她感动万分,还特意发了一则朋友圈:“感动,居民送过来的。谢谢。”王美凤说,“大家都很支持我们的工作。相信我们上下齐心,各司其职,我们会尽快打赢这场战‘疫’。”

  傅利杰:疫情当前,你下单,我跑腿

  “小傅,帮我买一点降血压的药吧”“小傅,我小孩的尿不湿和奶粉没了”“小傅,我家没有煤气了”“小傅,作业本再帮我打一份吧”......1月30日以来,文成桂山乡桂库村的驻村干部傅利杰每天都会收到村民通过电话或微信发来的大量诉求信息。

  作为一名驻村干部,疫情防控期间,傅利杰每天都和村干部至少巡查两次村落,查看是否有外来人员进入;随访居家隔离对象,时刻关注村民的身心健康;挨家挨户宣传防疫工作,劝离聚集的人员,外出戴好口罩;登记村民需要的生活用品,变身“跑腿小哥”代买物资。微信步数上万也便成了他的日常。

  桂山乡地处偏远,本地没有农贸市场和大型商超。自2月初,文成县实施居家管控措施以后,乡村干部便成了村民的“代购员”。傅利杰表示,“村里会先统计大家需要的柴米油盐,然后上报给乡里,由乡村干部两天集中采购一次。不过遇上奶粉、药品等急需品,我们驻村干部就会第一时间联系,当天购买当天送达。”

  由于现在很多商店都暂停营业,少数营业的店铺,因为道路管控,前往需要绕一大圈。有些药品在药店还买不到,需要联系各个卫生院。每次遇上这样的事,傅利杰都会耐心处理,绕远路去购买奶粉和药品等物。傅利杰说,“毕竟这些都属于急事要事,所以一定要办到办好。”

  虽然家就在文成大峃,距离桂山乡六十几公里,原本一周回家一次,但疫情发生以来,傅利杰便直接驻扎在了桂山乡政府办公室,白天上班,晚上加班。

  离家许久,傅利杰也只能通过微信视频与家人聊会儿天,除了关心和思念的话语,也没办法多做些什么。在他忙着为村民们送尿不湿和奶粉的时候,家中13个月的女儿和即将出世的孩子的必需品也都没有着落;在他给村民买药送药的时候,他的妻子也只能一个人挺着大肚去医院产检;在他给村里的孩子们送课本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陪女儿玩会儿游戏,看她蹒跚学步......

  作为一名基层的党员干部,傅利杰说,“我干的工作其实也是大部分基层干部干的,顾不上家庭的经历也是大部分基层干部经历过的,虽然偶尔会觉得无奈,对家庭也很愧疚,但是这是一种不能推托的责任和义务。只希望这场战役快点结束,让所有在一线的乡镇干部们能多点时间陪伴家人。”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鲍苗苗责任编辑:叶双莲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