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的19天每天只睡4小时 对话浙江首批驰援武汉心理危机干预教授唐伟

温州网 2020-03-11 07:45:00
日前,记者连线唐伟,对话他在战“疫”前沿的故事。

  康宁医院供图

  温州网讯 “儿子,自从你2月8日离开家的那一天起,妈妈一直牵挂在心。妈妈已是耄耋老人,也需要儿子在旁边照顾,可是我知道,你是人民的医生,在新冠肺炎的紧要关头,武汉更需要你……”这是一位老母亲写给儿子的信,字里行间,洋溢着母子连心的牵挂。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位老母亲用朴实的方式,给身在武汉抗“疫”一线的儿子唐伟传递了最坚定的支持。

  唐伟是温州康宁医院集团精神心理科主任医师。2月9日,他与该院资深心理专家刘志宏作为浙江省卫健委调派的首批精神心理专家组成员援鄂,为医疗队员与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日前,记者连线唐伟,对话他在战“疫”前沿的故事。

  勇敢逆行出征武汉

  时间的指针刚刚走过零点10分。2月9日凌晨,唐伟的手机响起。

  “明天早上出发驰援武汉,你只有10分钟考虑时间。”

  “去!”没有多想,唐伟一口答应,随即挂了电话,开始打包行李。

  那么多年来,妻子和女儿对于唐伟的临危受命、说走就走一直习以为常。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2014年金华洪水、2015年苍南户外训练网坍塌、平阳山体滑坡、2016年丽水山体滑坡、温州楼房坍塌……他都在第一时间冲在心理危机干预前线。可这次的情况,却有些不同。

  “新冠肺炎具有传染性,会不会有危险?”“武汉的情况到底咋样?要待几天?”这些问题在母女俩的脑海一直打转。女儿忍不住问唐伟:“爸爸,武汉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去啊?”望着女儿天真的脸,唐伟用了一种童趣的方式告诉她:“武汉有很多怪兽,爸爸去打怪兽,打完怪兽就回来。”

  2月9日一早,唐伟交接好工作后正式出发杭州,与支援武汉的第三批浙江省抗击新冠肺炎紧急医疗队的其他成员集合,共同奔赴那个没硝烟的战场……

  连线唐伟:多年危机干预的经历已经让妻子习惯了我这种突然离家的工作方式。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帮我收拾行李时,一言不发,眼里噙泪。她没有说什么,只叮嘱了一句:“武汉,我把丈夫借给你们,你们一定要把他还给我!”

  直面困难给出解决方案

  2月11日,唐伟和其他三位浙江首批援驰武汉的精神心理专家一起,在驻地接受2天休整、自我防护知识的学习。

  随后,任务传来,他与救援队一起赶到木兰草原风景区,要接管其中一个方舱医院。

  新的驻点酒店是一个停业已久的度假村。没有热水、没有食物、没有被褥……极度匮乏的物资使部分队员出现了焦躁的情绪。作为队里的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唐伟和同事刘志宏及时进行疏导,安抚大家的情绪。而事实上,他们自己都还缺少进入方舱医院必须的防护服。

  在木兰度假村酒店驻守的医疗队队员将按照计划分批进入方舱医院,这也意味着心理上的保障必须跟上。唐伟和刘志宏迅速明确了任务:确保医护人员的健康心态和自我心理照料,为可能的持久战保持持续的“战斗力”;对有特别需要的病员提供心理帮助。

  面对新的方舱医院、新的医护人员、新的病员,唐伟心里知道,他们必须制定好心理援助计划。因为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恶战,这不仅仅是专业技术和能力的考验,更是对每一位参战人员心理的巨大挑战与考验……

  连线唐伟:天气阴冷冷,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一路没有说笑,都在看手机信息,给家人和朋友打电话、报平安。

  我和刘志宏教授对防护用品犯愁的时候,管董打来了电话,他告诉我们不要担心物资的问题,康宁一定会帮忙解决,我们只需安心地参与救援活动。我们的心安定了,因为我们的背后有最坚强的后盾。

  求助不断每天只睡4小时

  在武汉前线19天,唐伟搬了四次“家”,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是“家”。有时候,甚至没有人告诉他,他在哪,将要去哪。但这根本不重要,所到之处都是医护人员和患者,那便是他的“家”和“战场”。

  2月25日凌晨2点,唐伟的电话铃声响起,他赶紧抖擞精神接听。

  “您是心理医生吗?你能为我保密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当然可以。”唐伟肯定地答复道,电话那头的姑娘便哭泣,由小声慢慢变成嚎啕大哭,约半小时后,慢慢平静的姑娘才和她说出原委。

  原来,姑娘22岁,是一名护士。一周前,她接到任务来武汉,以为和我们上班没什么区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开始害怕,每天在200多位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中间穿梭,与他们近距离接触;还每天充斥病人死亡的信息。在这种气氛中,她很难保持冷静,她开始焦虑、惶恐、失眠……

  唐伟静静地听着,他知道现在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他只是默默地倾听,告诉她晚上睡不着可以给他打电话,他可以陪她说话。

  通话持续了三个小时,电话那头的姑娘终于慢慢平静。此时,已是黎明……

  这是唐伟在武汉的工作常态,他没睡过整觉,只能趁着两个电话的间隙打个盹,一天下来,睡眠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

  连线唐伟:当医护人员“被英雄”之后,对心理造成的创伤可能比正常的创伤还会大。被称为“英雄”的人一般不能哭,要勇往直前、不可战胜。在外面,她们就得表现出这种非常强悍的模样,到了晚上,只能一个人在房间哭泣,自己要接纳、消化这些负面的情绪。

  休息对我来说是件奢侈的事。每天,微信和电话几乎占满了我的整个时空,没有时间午休,边吃饭边回复,接听电话或回复微信的姿势与专注,很容易让人感到身体的“僵硬”和“酸痛”。

  我还会每天在房间内锻炼、静坐、冥想,给自己解压,我希望能以一种很好的状态给予他们鼓励,用自己的专业帮助所有医护人员和患者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

  我相信,春天的步伐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

  来源:温州日报

  记者:庄越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姜蕾蕾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